奥运记忆(上)

关于奥运最早的记忆是在15年前的1993年,北京第一次申办奥运会,和悉尼竞争2000年申办权。那年我9岁,何可欣同学还没有出生。基本上不懂得什么是奥运,只知道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要努力争取。当天晚上,我们全家还有老爸的几个学生一起围坐着看电视直播,期待着能够顺利如愿。一直等到了我的法定睡觉时间都没有等到结果,只好悻悻地去睡觉,临睡前兴奋地在茶几上用五色圆珠笔环摆了奥运五环标识表示支持。第二天早上起来到学校,迎头撞见小沈同学挥舞着拳头愤怒地说臭悉尼死悉尼我要杀了悉尼,我这才明白原来我们输了申办权,很是难过。然后看杂志,说北京这次输了就只能8年后再来,因为96年的百年奥运本来众望所归应该回到发源地希腊,但是奥委会判给了美国亚特兰大,于是04年一定会补偿给雅典,所以北京至少得再等8年申办2008奥运会(顺便赞一下我小小年纪就能看懂这么深奥的申奥逻辑),可是15年之后的事情谁敢保证呢?看到这里我就更难过了。

15年很快就过去了,今天我们真的办了一次奥运会,不知道那位编辑还记不记得当年的提问。

7年前的2001年,何振梁带着一帮人马再次申办2008奥运会,老谋子拍了一个很漂亮的申奥宣传片,杨澜作了精彩的现场陈述。比大多数人预计得更早,萨马兰奇爷爷在第二轮投票后就宣布了北京获胜的结果,从此北京开始了轰轰烈烈长达七年的全城改建运动。这次我在家守着看了全程直播,我记得当时央视直播主持人是张斌,在我们最后一位陈述人陈述完毕之后,他缓慢地说道,现在所有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我们静静地等待结果吧。之后的很多年里,这句话反复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在奔波寻求推研的截止日,在课程项目的提交日,在最后一个签证日,每每高度紧张地全身心冲刺,手忙脚乱地准备材料,截止前还惦记着火线修改,直到成功赶在最后一刻点击提交,然后,瘫坐在椅子上长出一口气,告诉自己,我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接下来就静静地等待吧。

7年也很快就过去了,那时候某mm还在顽强地追我,现在已经俨然女主人了。

两年前的2006年,北京开始公开招募志愿者,我兴高采烈地去申请,结果石沉大海,连个响声也没听见。估计是因为学校看我快毕业了,而且有抛弃祖国投奔美帝的恶劣倾向,估摸着到了2008找不着人,所以压根儿就没考虑。得,申请微软谷歌百度搜狐索爱被默拒无数次,申请个不拿钱白干活的也没人要,这一年我算是整了个圆满的拒无霸。

两年也很快就过去了,我换了学校换了专业换了运气换了三个blog换了喜欢的运动,就连三次拒我的微软都对我敞开了门,这才终于等到了奥运会。

12 thoughts on “奥运记忆(上)”

  1. 能尽的努力尽到了总有运气转换的一天,不过真到这时候往往已经记不得当时了……(其实我想说蜗牛同学记性真好orz)

    嗯同搬板凳等待八卦

    ps:是说现在不打球了么……

  2. 我的第一次奥运记忆源自于去年……汗呀……
    PS:一楼蕴含着巨大八卦,占着二楼等八卦,嘿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