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天下父母心

前天中午从实验室回来,在紫荆公寓的马路边上看到很多新生家长蹲在路边喝水。大热天的,也没个休息的地儿,就只好蹲在马路边上,很像黄宏。旁边是热闹的迎新现场,移动的工作人员们正卖力地向新生们推销动感地带。

上周是五道口理工学院新生报到的日子,孩子上学全家护送,学校里到处都能看到新生家长。他们扛着大包的行李在宿舍楼里上上下下,忙前忙后整理房间置办生活用品,疲惫掩饰不住的满脸的兴奋。我相信,这时的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不料随后就在水木上看到百余名新生家长露宿操场的消息,很是震惊。是因为订不到宾馆,或者只是为了省钱,我无从猜测。学校的解释是,校内宾馆招待所早已客满,实在没有空房间供应。这倒是实情,当年我报到的时候提前四天进校也才勉强给老爸老妈找到一间。但是三年过去了,情况不但一点没有改观,反而更糟糕了。校内招待能力不足并不是一个好的借口,每年新生报到都有大批家长护送,这么多人的住宿问题统统扔给招待所,校方只一句话就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未免有失名校风范。其实学校附近有很多小宾馆,校方出面安排集体床位并非难事。关键是大约从来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

去年我去港中大念书,开学前一个月收到中大的询问信,问我计划搭乘飞机还是坐火车前往,哪天哪班到达香港,是否需要到机场或火车站接,是否有同行人士需要安排住宿等等,以便校方提前作好准备。相比之下,本校的人文关怀实在令人失望。

算了,肉食者谋,轮不到我为学校操心。只是家长们这一番苦心,宁愿自己睡在蚊虫肆虐的露天草地上,令人在感动之余更觉心酸。可怜天下父母心,巴心巴肝地把孩子安顿好,依依不舍地离开,却不知四年之后有多少人会记得常常给家里老爸老妈打个电话。

10 thoughts on “可怜天下父母心”

  1. 说老实话,我并不觉得打地铺怎么样子了,每家条件不同不能同一而论的。我欣赏的是SUSAN那话“如果真要打地铺,我会和他们一起睡草地。”

  2. 我想,其实四年过去,忘记经常给父母电话的人应该很少,而害怕给家里电话的却会越来越多——不过清华这种牛校可能不同,可能害怕的少,忘记的多。

  3. 我来了哈
    留个印印
    免得你又说我tk
    莫办法撒,哪个喊我是tkdmm嘛

    btw:哈,早知道就晚上和你一路吃饭了,还可以上个电视

  4. 刚才在食堂吃饭,居然碰到俩记者,扛着黑乎乎的摄像机,问我对新生家长露宿操场有啥看法。嗯,看来我这篇blog已经被各大媒体转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