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味道

今天承蒙朋友赠票,跑到北大听音乐会。音乐会不错,印象更深刻的是开始之前指挥的一段介绍。他没有摆架子,也没有寒暄废话,开讲演奏曲目的背景知识。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想起来学校的老师们,大约就是所谓的书卷气吧。还有在农园吃饭,拿着深褐色的盘子边走边取小碟,像万人,让我想起学校的味道。

学校的味道,是韦丹老师在黑板上写下“Everyone is defferently talented”,是大二时看到话剧里女反派说“找你系老师去”时蒙楼的会心一笑,是每次进入教学楼前都会在门口仔细地看教室表,是水木说下雪后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楼下昏黄的灯光,是和小朱挤在一张凳子上玩游戏,然后在深夜寝室客厅里几盏应急灯下一起赶作业,是早上八点前南北主干道上密集的车流,半夜里一大群人呼啸着去西门鸡翅,是主干道上的横幅,三教的晚安铃声,紫荆园里收盘阿姨有节奏的哐当声,是几个人用同样的钥匙开同一扇门。

每当现在身边的朋友大谈将来拿多少薪水买多大的房子,我总会怀念以前单纯念书的日子。如果能有机会,我愿意把这四年的路重新仔细走一遍,即使仍然会有痛苦的三千米测验和沮丧的普物实验。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毕业之后留在学校继续念书,然后工作,呆一辈子,是不是就能够一直保持单纯快乐的生活呢?好像也不是,人总是要长大的,要面对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问题,无论多么不愿意。前些日子YSLi老师出走的事情很让我吃惊,那么平和的一个人,总是微笑着给我们上课,竟然会被逼到离家出走,看来象牙塔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所以还是做学生最好。

5 thoughts on “学校的味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