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yutingle同学问并与诸位同学共同探讨

今天忙完了所有考试,赶紧来做yutingle同学的问答题。很高兴看到大家对这个话题都挺有兴趣的,写下不少精彩评论。下面先回顾yutingle同学的问题impClimberhe_michaelarielfairy诸位同学的妙答,然后再汇报我自己的一些想法
yutingle同学提出四个问题:(不代表yutingle同学个人观点)
(1)为什么中国一定要团结呢?团结肯定需要以xxx为中心,而这个xxx中心往往导致独裁和专制。
(2)为什么中国一定要统一呢?人家台湾,西藏,新疆不想留下来被独裁,人家要人权和自由,为什么要威胁打压人家?
(3)为什么中国一定要崛起呢?中国崛起的过程就是挑战现有世界秩序,给世界带来麻烦的过程,也是加剧破坏环境的过程,而且中国崛起的条件之一团结和高度集权带来了专制和倾犯人权。
(4)为什么中国人一定要爱国呢?过于强烈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会导致战争的危险,这对任何人而言都是灾难


imp同学的回答
——————————–
为什么中国一定要团结呢?团结肯定需要以xxx为中心,而这个xxx中心往往导致独裁和专制。
——————————–
1. XXX未必是政治实体,就以此次华人及留学生的游行、震后全国的团结救灾,“中心”纯粹是中华民族——这个延续五千余年不曾断绝的文化载体
2.“XXX中心导致独裁和专制”这个结论隐形前提是民主制度——尤其是当代西方民主制度是唯一合理的政治体制。这两天正好看到一个很有趣的事实,最早的一个古希腊民主政体(至少形式上)诞生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一位专制君主Solon制下。柏拉图说民主走向极端就是无政府主义,所以不是光有“民主”这个好听的词就可以的;也不是一人一张票就ok的。民主前提是解决民生,没有温饱谈什么民主都是假的。精英统治符合中国现状,摸摸良心说这二十年来我们这一辈人是不是比父辈们敢讲话得多——这就是民主的进步。
3. 正面回答为什么要团结,因为这就是中华民族作为四大古文明中唯一绵延至今的总结,团结才有安定,才有中国历史上的治世。就算是汉唐盛世,也经不起王莽、安史的折腾。
——————————–
为什么中国一定要统一呢?人家台湾,西藏,新疆不想留下来被独裁,人家要人权和自由,为什么要威胁打压人家?
——————————–
1.从“人家”的角度出发:西藏、新疆这种偏远地区如果没有中央政府的政策倾斜、拼命输血,会活成什么样子?谁花得起这个钱这个人力给你修铁路?西藏在解放前theocracy才是标标准准的独裁。好笑的是叫着嚷着要人权自由的都是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不知道混了多少年的,为什么这个时候就不讲民主去西藏新疆作个民意调查了~至于台湾,最近看了不少台湾左派人士文章,人家关于统独是这样讲的
http://gb.udn.com/gb/blog.udn.com/YST2000/article?f_ORDER_BY=new&pno=5&f_ART_CATE=&f_IS_PUBLISH=Y
(SillySnail注:我这里打不开这个网页,不知各位如何)

2.这种“人家要独立”的立场实在太假,拉萨跟乌鲁木齐在哪里都未必搞得清的老外问这种问题我们就要从历史、法理、当地民生等等上来justify,其实于西方人来说还是冷战思维延续,找个印证“妖魔的中国和共产党”的例子,哪里是真的因为了解情况才痛心疾首的;于我等小民,恕我直言,我是长到十几岁都没有出过江苏省的土人,对我来说藏胞跟印度人一样都是很遥远的群体,除了讲到高考移民恐怕并非很关心这些地方。但是对于国家来说直接关系到主权、治乱,真少了一块儿影响的决不仅是那些地方,而是整个国家国力——详情请参见阎学通教授讲座,网上应该可以下到
——————————–
为什么中国一定要崛起呢?中国崛起的过程就是挑战现有世界秩序,给世界带来麻烦的过程,也是加剧破坏环境的过程,而且中国崛起的条件之一团结和高度集权带来了专制和倾犯人权。
——————————–
我噎住了……希特勒问:为什么犹太人这样的劣等民族一定要生存在地球上呢?你让犹太人怎么答……

“世界现有秩序”就是西方发达国家掌握绝对发言权的秩序。相对欧美列强靠建立全球殖民地剥削掠夺第三世界崛起的历史,我们第一没有侵犯其他国家人权主权,第二首先解决了十三亿人口的生存——也是最重要的人权问题;没有中央的规划努力环境问题只会更恶劣——顺便一提中国不像某些No1国家一样自己co2排量最大还不加京都议定书。

说实话这个问题听着真恶心,俨然一副世界人民代言人的口气,其实说白了各国管各国,自家护自家,政治家们本来就该考虑是国家利益最大化。
——————————–
为什么中国人一定要爱国呢?过于强烈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会导致战争的危险,这对任何人而言都是灾难
——————————–
这个问题相对于前一个make sense了很多。这本来在我辈教育体系里面是公理的,其实需要论证,也确实困扰了我一阵子。如果真的有兴趣,我在出国前的一点愚见如下:
http://imp-chiara.spaces.live.com/blog/cns!16BB20D03702C67E!231.entry
然后经历这半年以来的的种种,尤其是从国外的角度看过去,已经再没什么疑虑。有这些衷心爱着她的国民的国家,本身就值得爱戴。


Climber同学的回答
我来回答吧~在国外呆了一段时间,比较热血~
1.唯有团结才能强大,唯有强大才会不受人欺负。我爸爸的一个朋友当年在外省当知青的时候,因为人少,又是外乡人,当地人看不起他们。有一次他们中有一个哥们儿被欺负了回来,我爸爸的那个朋友二话不说,就带着他们几个兄弟跑过去,把那家伙和他一群狐朋狗友狂扁了一顿。后来遇到类似的事情,他们几个也总能站在一起,后来大家都很尊敬他们了。个人如此,一个国家又何不如此呢?也许很多兄弟在国内,不了解国外的情况。什么叫种族歧视,你自己不强大嘛,当然要被歧视。小日本最早在国外也是受歧视的,现在为什么地位很高,个中原因大家想必都清楚。而日本人在关键时刻的团结是出了名的,这个不必讳言。至于独裁,个人认为任何事情都不绝对,独裁有独裁的好处,民主有民主的好处,各个国家不同的国情,需要独裁或民主的程度各不一样,依我看中国就应该独裁多于民主,至少现阶段这样比较好。
2.同上,对中国来说,或者说对汉民族来说吧,这些地方的统一是我们强大的必要条件之一,战略纵深嘛。对他们自己来说,统一至少不是坏事,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很多独立国家并不见得比独立之前好,这是由经济、文化等因素决定的,而不是空泛的民主、自由来决定的。
3.同上,崛起就是强大,这个我就不多说了。有机会大家到国外多经历一下,就能比较深的体会这些问题了。
4.爱国一定会带来灾难吗?这次地震中,人们因为爱国,或者说因为同胞之间血肉相连的情感(你不要说同胞之间为什么要有这种情感,就像你自己喜欢和朋友玩,朋友遇到困难也会全力帮他,总不可能让你遇到一个陌生人就随便帮他吧,一个民族之所以成为一个民族,这就是其唯物主义基础,国家只是一个民族的外壳)。另一个方面,当一个国家能够为他的子民带来各种物质和精神上的享受的时候,人民就必然会爱国,就像别人经常无私的帮助你,你也应该从心里感激他、信赖他、尊敬他吧?历史上看,这种高度爱国导致的战争一般是由于国家错误的宣传导致的,比如nc的日耳曼人优等民族论,以至于中国汉代对匈战争,有一方面的因素就是中原人自古就歧视周边少数民族。所以我认为爱国是人自然的情感,和是否导致战争并无必然联系。


he_michael同学的回答
中国人有的是“合群的自尊”,也就是说只有抱成一团,才感觉自己不受人欺负,这其实是一种弱小的表现。

我们需要的是基于个人权利的抗争,在人权的共同追求下团结起来。对于在海外的中国人来说,应该形成这种基本的认知,不要搞不清楚西方社会的游戏规则,自己在那儿宣泄种族歧视的悲情怨念,白白在海外混了许多年。

还有,西*藏、新疆、台湾,为了我们的所谓“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么?如果他不认同你,你逼迫他到一定程度,他是可以拼命的。请你不妨想一想,为什么别人美国五十个州和他的海外领地里面,就没有闹独立的?大家还拼命想得到美国的公民权?反过来看中国,身为一个中国公民,能够给那些地方的人民带来什么好处?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为什么要听你的,帮助你强大?就为了让你能够在老外面前捞回一点可怜的虚荣心?


arielfairy同学的回答
“中国人有的是“合群的自尊”,也就是说只有抱成一团,才感觉自己不受人欺负,这其实是一种弱小的表现。”
就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我群意识和他群意识,是伴随人类这个种群而存在的心理,并非由于任何国籍而改变。至于“只有抱成一团,才感觉自己不受人欺负”,对该判断谨慎持保留态度。我承认这样的人(尤其表现为网络愤青)是有,但好像并非中国人的专利。

“我们需要的是基于个人权利的抗争,在人权的共同追求下团结起来。”
呵呵。你去看《撞车》。“人权的共同追求”,只是西方创造的一个myths。他制定了规则,还要拉你乖乖入局。“西方的游戏规则”确实有,不入乡随俗会吃亏,但——这不代表我在自己的国土上还非要跟你下这盘棋。谁在支配这场游戏?如果你连这个都看不清,就等着出局。

“为什么别人美国五十个州和他的海外领地里面,就没有闹独立的?”
我觉得,亚伯拉罕·林肯也许愿意和你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BTW,也许你听过民主德国总理默多克的言论,她说:“为何国际粮价会涨?这全是发展中国家的政策失误。印度人竟敢一天吃两顿饭(以前他们一天只吃一顿),中国人竟然开始每天都喝牛奶!他们以前都吃得非常简朴,现在这两个人口大国开始吃两餐、喝牛奶,当然会抢我们西方的粮食,粮价能不涨么?全怪他们!”
或者,这能诠释西方人眼里的,对人权的共同追求。


SillySnail的回答
(1)为什么中国一定要团结呢?团结肯定需要以xxx为中心,而这个xxx中心往往导致独裁和专制。

为什么要团结呢,因为团结是有利的,而目前还看不出团结有什么特别大的坏处。

汶川地震可以作为团结的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捐钱,因为这些钱用在灾区的效用高于自己留着。为什么那么多人去做志愿者,因为把时间用来拯救灾民比待在办公室上班更有价值。这就是蜗牛对团结的理解,即使我损失了自己利益,我也要帮助你,因为你的收益大于我的付出,咱俩加起来还是赚的。今天你受灾我帮了你,如果明天我受灾的话我相信你也会来帮我。每个人不必担心自己受灾的时候没人援助,从而大大降低了各自的最大风险。

再举个例子,我朝太祖皇帝时候全国各地农村都建设了很多小型水利设施,农业受益良多。太宗皇帝搞改革开放之后基本上没有再建设过,原有的水利设施也年久失修逐渐废弃,因为包产到户的农民都只顾自家一亩三分地,村长乡长没法调动大家作公益事业。可见团结确实能提高整体收益。

题目中隐藏了“团结->独裁”的推论,我觉得站不住脚。团结不是盲从。团结是互助,是为集体争取更大的利益。盲从是无论能否获得更多的集体利益都无条件服从。盲从会导致独裁,而团结不会。当然我这个结论也有隐藏前提,那就是所有人都是理智的人。

imp同学提到目前中国适用精英政治,我谨慎地表示同意,但是需要非常小心的使用。比如说,中国股市之所以上扑下翻不正常,除了制度因素之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绝大部分股民缺乏基本的金融知识。如果我们强迫所有散户离市,只许基金经理进场,那么股市会有序得多。精英政治弥补了民智未开的缺陷,挑选看得更远的人领导大家向前。如果有合适的领导人,精英政治能取得比民主政治更大的收益,也相应地承担更大的风险。风险在于稍有不慎可能变成独裁,华盛顿同学两百年前的担心,在今天看来仍然令人不敢掉以轻心。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党专政的收益和风险都介于个人统治和民主统治之间。党内民主虽然比不上全民民主,总还是有些保障的。只要把握好权力制约,还是一个不错的体制。好消息是,中国目前实行老人治国的体制,在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国家领导人很难在退休之前积聚起足够高的威望达到个人独裁。

(2)为什么中国一定要统一呢?人家台湾,西藏,新疆不想留下来被独裁,人家要人权和自由,为什么要威胁打压人家?

这个问题可以挖得很深,为什么要统一,为什么要有国家,国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文明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们每一个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些问题不是一篇blog能说清楚的,所以这里简单地从博弈论角度谈一下我的想法。

问题的隐藏前提是,西藏、新疆和台湾独立能够获得更大的收益。这个前提本身就值得商榷,前面各位同学已经作了充分的讨论,不再赘述。下面我想说的是,即使这个前提为真,也不意味着西藏新疆台湾就应该独立。

以前我写过一篇关于囚徒困境的blog,介绍了社会两难问题:两个人如果各自独立地选择对自己有利的策略,最后的结果是两个人都得到了较坏的收益。如果两个人能够合作,都采取看似较劣的策略,反而可以获得总收益最大化。社会两难问题是普遍存在的,现在大家都有了“合作优于竞争”的共识。由于参与者采取的策略并不总是等同于他自己独立选择的最优策略,所以总会存在一些人,他们单方面改变策略能导致自己利益上升,那么这个合作是不稳定的,就需要引入某种机制来确保所有人遵循合作规则以达到总收益最大,常见的维系机制是惩罚单方面退出的人使他的期望收益下降。简单的说,合作联盟是个想来就来的地方,但不是个想走就走的地方。

国家可以理解为这样一种合作关系。一个人的力量是单薄的,砍柴种地打猎样样亲力亲为很辛苦,如果大家联合起来就可以社会分工,让一部分人解放出来做擅长的事情,从而提高了总收益。政府的作用是维系合作,惩罚机制是法律。西藏和新疆本来是中国的一部分,合作已经建立。从改革农奴制、进驻建设兵团到铺设青藏铁路,西藏新疆是从合作中得利的,那么理应遵守合作的规则。现在达赖同学要求独立应视为单方面要求退出合作。虽然这能使他们单方面利益上升,但是会导致总利益下降,因此合作机制必须对这样的行为作出惩罚。

台湾的问题比较特殊一点,台湾是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海峡两岸存有争议。大陆方面比较主流的观点是,我们几千年前就占领了台湾,所以台湾是我们的。这个观念不太站得住脚,如果老子的东西理所应当是儿子的,那么我们现在都应该老老实实去给蒙古人做奴隶。但是国际上目前没有比这个更站得住脚的理由,所以它也就成了唯一站得住脚的理由。

台湾应不应该统一,我觉得关键是台湾的统治权归属。民国政府究竟算是被接替的前朝,还是仅仅是另一个割据呢?我倾向于认为是前朝,因为共和国替代民国取得了事实上的统治权,也应该包括台湾。作为前朝遗老,只要台湾还是国民党民进党执政,他们就始终没有脱离中国这个庞大的合作组织中,单方面退出应该被禁止。但如果有一天原住民执政,比如张惠妹同学做了总统,这就不好说了。对于原住民来说,孙权和荷兰人都是外来者,没有本质的区别。作为被征服者,不能判定他们自愿加入了联盟。

当然这些讨论都是书生之言,国际社会是无政府组织,没有伦理道德,谁的声音大就听谁的。

(3)为什么中国一定要崛起呢?中国崛起的过程就是挑战现有世界秩序,给世界带来麻烦的过程,也是加剧破坏环境的过程,而且中国崛起的条件之一团结和高度集权带来了专制和倾犯人权。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变得更好,每个国家都希望崛起。崛起肯定是好事情,如果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崛起了,世界仍然是平衡的,大家都过上了好日子。题目中认为中国崛起是破坏性的,是站在现有既得利益者的角度,火鸡当然不会赞成过圣诞,arielfairy同学引述德国总理言论可为佐证。团结和集权的问题在(1)中有回答,不再重复。破坏环境确实是中国现在的问题,并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虽然很多年前就提出可持续发展,但是厦门还是背着老百姓悄悄搞PX,彭州还是悄悄搞石化,根源在唯GDP论上面。关于美国没有加入京都议定书,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论据。美国人当然有权指责我们,我们也当然有权指责他们,做得不对就应该指出来,而不是比谁做得更不对。闻过则喜,如果彼此都能听得进去,改掉坏毛病,最后皆大欢喜。

(4)为什么中国人一定要爱国呢?过于强烈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会导致战争的危险,这对任何人而言都是灾难

任何情感过于强烈都会导致灾难,不能以此作为爱国主义不好的论据。

我对爱国主义的定性是群体非理性。像imp同学这样“惟知之深,故爱之切”境界的毕竟不是多数,更多人仅仅是因为生在这里没得选。非理性并不是说它一定不好,爱情也是非理性的。爱一个人是无所谓对错的,爱一个国家也是无所谓对错的,这是非常美好的感情。

但我们应该保持警觉的是,群体性非理性容易被煽动误导,这是不争的事实。理性的人群就好比摁在桌子上的图钉,非理性的人群就好像撒在桌子上的图钉。平时看着没什么两样,一旦外部来个磁铁,撒在桌子上的全都呼啦啦拥过去了。最近抵制某某超市事件和莎朗斯通言论事件都清晰地表明,在爱国主义的名义下,民众非常容易被言论所引导。比如莎朗斯通事件,其实没有媒体说的那么不堪,但是媒体的巧妙句读达到了充分的煽动效果。韩寒同学引述原文全面解释反而受到网友群起攻击,攻击言论不外乎“就算她不是那个意思,把地震和她自己的狗屁心路历程扯到一起也很弱智。更何况她根本没权利对中国的事情指手画脚,关她什么事儿,一个不了解中国,对中国没有半点感情的外国二流艺人”之类毫无理性的话。这些人的想法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因为你莎朗斯通错了,所以你莎朗斯通错了。想想看,如果全中国都是这样充斥着混蛋逻辑的人,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所以蜗牛认为,爱国主义是一种好的感情,但必须有清醒的理智能明辨是非,否则只能做炮灰。

谢谢各位参与讨论,看到各种观点碰撞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28 thoughts on “答yutingle同学问并与诸位同学共同探讨”

  1. lucy老师,he_michael同学,我已征得各位原作者同意,欢迎转载,请保留原作者信息及文字完整,谢谢。如果要发送trackback或者pingback请发送至http://www.sillysnail.cn/reply-to-yutingle-and-friends.htm/trackback

  2. YST也知道博弈论。两岸的状况就是温水煮青蛙。从大陆角度看,武统成功,亏20分;武统失败,亏100分;和统成功,赢100分;不统不独,赢20分;渐进台独,亏50分。而武统的胜算只有三成,和统的胜算只有一成,渐进台独的概率是两成。这样算下来,武力选项的得分是-76分,和平选项的得分是+14分,所以大陆的最优解是“和平”,尽管这样要冒渐进台独的风险,而且这样做的时候是明知道和平统一毫无指望的。因此大陆才需要“反分裂法”来吓唬人,兼且给自己壮胆,以便表明自己在领土问题上根本不是理性的,呵呵,其实有时候假装一副梅超风或者欧阳锋的样子反而才是理性的呢!但是如果被识破了,反分裂法其实就没用了,马英九就是这么一个精明人,他在就职演说和接受采访的时候放出的信号,大陆方面根本就不敢回应,也不敢报道!

  3. 我个人觉得lucy转的文章完全是胡说八道。像是深蓝的人写的,没有客观性,也根本不“科学”(且不说能不能用“科学”来解读台湾问题)。

  4. 民族主义是一种不可忽视的政治原动力,我建议那些不那么愤的自由派好好考虑一下怎样把自己训练成一个自由的民族主义者。

    中国的“强大”并不是只有官方所下的那一种定义,实际上人们所真正期望的,无非是一种令人满意的国家地位,而这种国家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又是由每一个个人所感受到的个人社会经济地位所决定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最需要自由的那些草根民众却最容易把他们对自己处境的不满转化为民族主义的宣泄。那些处境尴尬的海外华人之所以转向民族主义,甚至比国内的人更“左”,除了因为他们对国内的压抑状况缺乏感受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这种因与主流社会发生文化冲突之后产生的不满。要是我下了岗,或者出了国,说不定也一样,所以还是理解海内外的民族主义者吧。虽然民族主义实际上救不了他们,但可能确实最对他们的胃口。

    如果以后中国有公开竞选,我希望CNN,BBC什么的千万不要称赞在野党,这些一根筋的西方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骂谁,中国人就会支持谁。因此最后我们的草根党,也只有转向民族主义一途了。骂骂那些惟利是图的美国人,其实也是一件挺爽的事情,不是么?只要别压迫自己的人民,别把自己的人民封闭在世界潮流之外就行,其他的事情无非就是一个口水仗。

  5. 蜗牛同学:请看blog.sina.com.cn/hegq,偶尔有更新的。

    政治是一种争取人心的营销活动,中*共宣扬的民族复兴的这一套,其实并不表示它最后就能做到,实际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这对它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压缩了它对外妥协的空间,很多时候它对外的较为温和的表态是没有对内公开报道的。而且如果在哪个问题上失手,民心也可能反噬。煽动民族主义是很危险的,可能害人害己,不过现在它至少还能成功引导民众“理性爱国”。

    我们对中国要有耐心,至少要有再等30年的耐心,谁让我们是中国人呢?

  6. “只要大家不要把中国看成什么“五千年悠久文化”,“勤劳智慧的传统美德”,“伟大而善良的祖国母亲”之类的富含道德拔高的指称,老老实实地承认所谓“中国”者不过是一群自私的人组成的利益集团,就能想明白为什么社会主流的意识形态要告诉大家团结,统一,崛起,爱国了。”

    。。。这个观点仿佛已经被“洗脑”到相当极端的地步了,或者说你已经彻底的爱上全人类了,不过好像中国人和中国人的民族情感也属于全人类的一部分吧。。

    首先,“五千年悠久文化”,“勤劳智慧的传统美德”,“伟大而善良的祖国母亲”这些都是为整个中华民族承认的基本事实,即使法X功都知道用这些东西来忽悠人;
    其次,关于“一群自私的人组成的利益集团”,任何人都是自私的(当然也许上帝不自私。。);而之前提到的民族感情是不是也是利益的一部分呢??

    所以,当权者之所以叫嚣团结,统一,崛起,爱国,怎么可以只用维护自己的统治和利益来解释呢。。

    不过,关于选择权的问题是make sense的

  7. 正如he_michael 所言的,我们中国大陆不能像日本、韩国、香港、台湾、新加坡那些地缘政治边缘国家和地区那样一心一意的融入现代世界,这其实是我们的悲哀。

    如果中国在3000年前,每个省分裂成一个独立国家,估计现在的所有省份都已经像香港台湾新加坡一样法制,民主,自由,有人权。(至于富裕程度就不好说了。。。应该也只有沿海省份可以在经济上达到香港台湾新加坡的高度)

    哦,对了,其实新加坡和回归以后的香港没有什么民主,但是至少法制,廉洁,言论基本自由

  8. 好长……文章加评论看了半个小时还没看完……
    要背书复习了,明天继续:)

  9. 蜗牛先生,又要占你领地一大页了,此外,可否转贴你这篇文章?)http://gb.udn.com/gb/blog.udn.com/YST2000/article?f_ORDER_BY=new&pno=5&f_ART_CATE=&f_IS_PUBLISH=Y
    这个地址内容我打开了,(还有 1,2没有贴出来。内容如下:

    科学观点看统独:前言 浏览656丨回应1丨推荐7

    2007/05/07 15:00:40

    「台湾问题」是中国、美国、日本、和台湾的四方角力。这四个角色并不相等也非每个都有独立性和自主性,中国与美国是拥有独立自主权的当然主人公,日本属于缺乏自主性的配演,台湾则只能算是一个听命和认命的卒子。

    台湾在两蒋时代有相当的自主性,国军具有一定水准的战斗力,人民也有自尊心和荣誉感,毫无疑问至少算半个主人公。怎么说呢?两蒋时代的中华民国在没有外援的情形下即使不能成功地反攻大陆,主动与大陆和谈达成统一是毫无问题的。凭着手中的武力,中华民国可以进行国共和平统一的谈判而不受到外力的干涉。所以两蒋时的中华民国在台湾问题上至少算半个主人公。

    等到福佬人当政后采取对美日一面倒的外交政策,中华民国沦为「中华民国在台湾」,这是李登辉发明的新国号。有一位华侨归国访问团的团员对我说,李登辉讲话的神态是「中华民国在–台–湾–」,李登辉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用手指重重地指向地下三次。我对他说:「完了,完了,重点已经出现,再过几年就没有中华民国了」。在这个新“国号”的精神感召下,中华民国的地位江河日下,在台湾问题上连配演都算不上。

    到了陈水扁执政,果然,「中华民国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不见了,只剩余「台湾」。自此以后,不但国军丧失了战斗力,台湾人民的心防也完全瓦解了。于是这个没有中华民国的「台湾」沦为一只待宰的羔羊,在国际上根本不是个东西。今天的台湾已经丧失了所有的自主性,无论是统一还是独立都身不由己。独立那就不用说了,台湾本身根本没有这个能力,退一万步,如果独立成功,也是一个傀儡,所以根本想都不用想。另一方面,即使今天台湾想和大陆统一,还得看美国的脸色。如果美国不同意,台湾连进行统一和谈都有困难。今天的台湾已经完全丧失主权,完全看行强的脸色。

    福佬政客天天大谈「台湾的主体性」,把它塑造成台湾独立的代名词。福佬口中的「台湾的主体性」是对台湾独立最大的讽刺,因为今天的台湾既没有奋斗的决心,也没有战斗的勇气,在丧失所有的自主性下,台独政府只剩余狐假虎威的嘴把式,令人嘲笑,也令人摇头叹息。这是一个丛林世界,没有实力的台湾除了做听命的卒子并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台湾问题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

    如果大陆的国力强盛,台湾问题不过是一个内政问题;

    如果大陆的国力不足,台湾问题就成为一个国际问题。

    今天台湾问题的走向完全看中美角力的结果。中美的角力是全方位的,是整体国力的较量,但是毫无疑问是以军事为主宰的力量(dominant power)。这是几千年历史演变从未改变的原则。

    日本在这场斗争不是主人公,因为他必须听命美国,缺乏主动权。日本不是一个正常国家,美国在日本有驻军,「美日安保条约」并不是一个对等的军事联盟条约,而是一个保护伞性质的条约,日本接受美国的核保护伞成为美国的保护国。日本在这个条约里固然受到美国的保护,但是也必须听从美国的指挥。日本没有权力主动发起战争,但是在美国发动战争时日本根据条约必须提供支持而没有说不的权力。美国是个笑面虎,强大的美军令日本人吓得伏首贴耳。

    日本在台湾问题上做配演,一切听命美国,表面看有点被迫,其实不然。为什么?因为日本在台湾问题上有巨大的利益可图。当美国军事干涉台海战争时,日本的军事支持是心甘情愿的,甚至欢天喜地、求之不得。日本不是傻冒儿,日本非常清楚美国对台湾并无领土野心,战争胜利的后果有可能是「台湾独立」,但更可能是「美日共管」。这就是日本的机会了,到了这个阶段美国是竞争不过日本的。

    日本的如意算盘是把台湾当成第二个琉球。事实上,在日本人的眼里台湾人和琉球人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臣服于日本的“番人”。由于台湾人有浓厚的日本情结,只要台湾成为共管,甚至“独立”,日本就可以立刻发动没完没了的「回归运动」,一定会获得成功,就像六0年代的琉球。

    在「「台湾独立运动」非常独特的性质」(2007/03/26)这篇文章里面,我们就说得很清楚:台湾独立表面上是看美国是否同意,其实日本才是最大的策动者和受益者,因为「台湾独立」不过是前戏,真正的大戏是「回归日本」。琉球的例子我们看得太清楚了。这些年来在台湾刻意酝酿的「日本情结」就是为日后的回归运动准备的。

    「台湾独立」不过是手段而非目的。「台湾独立」是回归日本的一个过渡阶段而已,而且这个过渡阶段非常短。台湾人的日本情结,说穿了,就是台湾人的「妓女情结」和「二鬼子情结」,对日本是妓女,对中国是二鬼子。所以台湾一旦“独立”,回归日本的运动便会立刻如火如荼地展开,这个台湾人发动的「回归日本运动」中国是不可能阻止的,连美国都无法阻止,台湾必定沦为日本的第五个岛。琉球的例子就摆在眼前,我们只要对台湾问题用心去观察,这个现象就看得一清二楚。

    如果我们了解台湾人的日本情结,我们就不难发现「台湾独立运动」从一开端就是一个骗局。想想看,妓女心态的台湾人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想当家作主的愿望,台湾人自始至终所期望的不过是找一个更可靠的倚靠,就像交际花盼望嫁入豪门,说到底,就是查找依靠。今天绝大多数的台湾人认为日本是一个远比中国更可靠的倚靠。这是一个绝对不可以否认的事实,统派人士要清楚认识这一观点,不可像大陆同胞一样心存幻想,尤其不能像大陆政府的官员那样地自我欺骗,每天说什么「寄望台湾人民...」等等可笑的梦话。

    无可否认地,「反中」和「反华」已经成为台湾的时尚风气和「爱台湾」的同义词,就连大陆好心的高价认购台湾滞销的香蕉也被台独人士批评是统战阴谋。在台湾人民的认同拔河比赛,中国大陆正在输给日本。这一切都要感谢台湾的媒体。如果两岸走上武力解决的路,台湾媒体要负绝大部分的责任。

    两岸会走上武力解决的路吗?

    我认为是,大陆已渐渐失去所有其他的选择。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一个冷静的、科学的评估。

    YST 昨天删掉了一位网友转贴的文章,是陈水扁写的「转型正义」的狗屁文章。YST 实在是深恶痛绝这种属性空洞的骗人文字。正义转型了就不是正义,就好像真理转型了就不再是真理。「转型正义」是个毫无意义的新名词,是林浊水这种水平的人发明的无聊名词。律师和文字任务者谈论政治经常用玄虚的话引导人进入他们设计的结论然后从中取利,因为他们见识浅薄又崇尚空谈,但是他们知道普通人没有足够的逻辑训练,因此会被虚无飘渺的夸大名词吓唬住而接受他们的结论。

    「转型正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台独政客用这个空洞的名词来引出他想要的任何结论,这是标准文字游戏的骗术。不过这个手段也太不高明了,林浊水和陈水扁都是没有真才实学的人,发明的名词荒诞可笑,只能骗乡下人。「转型正义」用科学的逻辑头脑一看就知道是个胡说八道的虚假名词。

    陈水扁喋喋不休又狗屁不通的「转型正义」正好给了 YST现成的反面例子,使我们了解用正确的角度观察政治的重要性。YST 在这个新系行试图用科学的思路来解说国际政治运作的原理,这是一种崭新的尝试,希望能对各位读者有所启发。

    是的,让我们用科学的角度来观察政治。YST 是学理工的,科学精神即使不是先天具有也是后天自小训练出来的,算是根深蒂固了。所以 YST看事物经常不自觉地从科学的角度出发,这也许就是“行业病”罢。想想看,这其实没什么不好,科学是最客观的,比法律强多了。法律人可以闹出「黑人是三分之二个人」的笑话,科学家不会;法律人可以闹出「女人不适于投票」的笑话,科学家不会。绝大多数的情形下,科学家的思路比律师更合理,也更能正确地判断,像「转型正义」之类的笑话是不可能的。

    两蒋时期的台湾和现在的大陆都是科学家和工程师治国,所以国力蒸蒸日上。现在的台湾是律师治国,尤其是用没有科学精神的本土意识形态来治国,所以国力江河日下。你能不承认科学的思考比任何其他方式的思考更优越吗?

    你一定会问:「政治」跟「科学」有什么关系?这两者能混为一谈吗?

    我的回答是:有的。你难道不知道美国大学的政治系叫「Department of Political Science」吗?政治学也需要具有相当的科学成分和科学精神。

    是的,政治必须讲求科学。人类解决问题不能退出客观分析,政治怎能例外?而科学就是客观分析的祖师爷。

    二世纪伟大的数学家约翰.冯龙门(John von Neumann),他用或然率创立了一套理论叫博弈论(Game Theory)。这套理论就被应用在现代的政治学上,更对现代军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YST 以后有时间会谈一点博弈论在外交和军事上的应用。

    当前这个系行的重点是台湾问题。YST 想用另外一种科学概念来描述和解释我对政治的了解,特别是用它来分析眼前的台湾问题,譬如什么叫做「维持两岸不统不独的现状」。

    YST 要运用的这个科学概念是什么呢?

    在数学和物理上,有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叫做「稳定性」,英文叫做「Stability」。YST 要用非常简单、非常直觉的方式来介绍「稳定性」这个观念,并且把它应用在政治学上。这是我写政治评论文章的大胆尝试,希望能获得你的共鸣。

    有关「科学观点看统独」的文章四年前曾经发表在联合网栈时期的【天下纵横谈】,这些文章随着后来的关栈消失了。今天 YST把它们刷新后贴出来,一方面是因为绝大部分【天下】的读者是新来的,另一方面是因为「科学观点看统独」这个系行文章是 YST观察行强斗争最重要的角度,也是 YST分析国际政治最重要的哲学基础。

    【天下纵横谈】是一个知识性的城市,而所有的知识最后都进入哲学的领域。这个系行比较哲学味(philosophical),也许有人会觉得有点“冷门”,但是它应该是很有兴趣而且很容易理解的。有兴趣是因为它跟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很容易理解是因为它看得见、摸得着,一点也不抽象。我希望各位读者能耐心地看完这个系行,然后就和 YST一样发觉政治和科学原来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

  10. 赐教倒不敢当。xanger就是用xg的人。看来有的HKer和我们内地人的看法真的很不一样,对国家的态度不一样,但可以讨论。社会的变化是要符合大众的

  11. 在没有选择的权利时,yutingle提出的忧虑就很值得注意了。当我不得不支持团结,统一,崛起,爱国的论调时,要特别谨慎,不要搞得独裁和专制,不要给世界上其他的人造成威胁,要保障因为我们的“统一”而被压抑的少数族裔的权益,要严防民族主义可能导致的战争灾难。至于如何避免这一切可能的恶果发生,那就是被称为天之骄子的,以及每一个国民应该思考和践行的了。

  12. 说了那么多,yutingle同学的四个问题可以用一个答案来应对。只要大家不要把中国看成什么“五千年悠久文化”,“勤劳智慧的传统美德”,“伟大而善良的祖国母亲”之类的富含道德拔高的指称,老老实实地承认所谓“中国”者不过是一群自私的人组成的利益集团,就能想明白为什么社会主流的意识形态要告诉大家团结,统一,崛起,爱国了。很简单的道理,作为利益集团的公司的目的就是生存,就是做大做强,不然就会被做掉;同样是利益集团的“中国”,也要号召自己的国民要团结,统一,崛起,爱国,要做大做强。

    以上都是从统治者的角度来给出解答,或者是从中华民族沙文主义者的角度给出解答。作为个人,我可以选择不支持团结,不支持统一,不支持崛起,不支持爱国。但是,我真的有选择的权力吗?

  13. 这几天我正和一HK的xanger就意识问题进行探讨的时候,这里也在讨论此类问题了。

  14. arielfairy同学的辩驳也有一些道理,但是:

    第一,华人社会的文化与西方主流社会的文化不同,虽然有些生活在西方社会的华人始终无法融入主流文化,但作为冷静的旁观者,不能不说很多时候这是一种文化适应上的痛苦状态。作为个人,你完全可以选择抗拒那种把你降为劣等的主流文化,但如果你的孩子生活在那里,他十有八九是会更少痛苦的接纳主流文化的。文化冲突是一种悲剧。

    第二,撞车反映的就是这种文化与种族冲突,并不是说西方主流文化刻意歧视有色人种和外来文化,如果你看得仔细,会发现最后导演其实是在揭示问题的同时试图寻求一种解决的方式。

    第三,内战并不是种族与文化冲突,而是经济制度的冲突,同时反映了早期美国政治架构中的州权主义与联邦主义的矛盾。美国内战也许和我们历史上的南北朝什么的更相似。我说的美国没有强有力的分裂势力,着眼点是在美国成为一个拥有50个州和许多海外领地的超级大国之后,即20世纪。

    最后还想说:“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领袖”的模式已经过时了,何况“中华民族”一词本身就是一个非典型的民族主义概念。你见过藏族人、维族人、哈萨克人高呼“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口号么?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应该有一种多元文化的意识,而不是以汉民族的意识形态和思维方式来支配其他民族。

  15. 还有,修正一下我自己的观点。民族主义不是经济学计算,也不是道德说教。我们会说,中国的统一是中国发展的条件。我们也常常说西藏人民过去怎么苦,我们还如何如何支援它。其实这些都是借口。一旦有人指出,这些边疆地区其实没有为我们内地的经济发展带来多少好处,反而我们还要花大钱给他们输血,马上就会有爱国青年说,要是印度把中程导弹架设到青藏高原上,我们不就惨了么?所以说,我们根本不是为了发展中国的经济而去向那些地方移民、输血,也不是为了解放他们,或者说解放他们只是一个能够让我们理直气壮的爬上那遥远的群山的理由。1949年以来的汉藏、汉维关系,和历史上有些区别,在清朝的时候,他们是真正的“高度自治”的。现在我们不敢这么放任自流了,为什么?外部的压力增强了,我们要么把它牢牢地抓在手中,要么就只能像对蒙古那样,默默地放他走。地缘政治的担忧始终妨碍着我们的政治思想向更开放、更少敌意的方向发展,我们其实是受了这些考虑的拖累的。我们不能像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那些地缘政治边缘国家和小国那样一心一意的融入现代世界,这其实是我们的悲哀。

    我既不赞成中国分裂,也不赞成现在这样的强力压制,究竟怎么办,说实话,我也拿不准。可能最后还是让历史来说话吧。

  16. 不错,西方占据着世界的领导地位,西方制定了当今世界的游戏规则。但是你反抗它是没用的,就好像1840年我们不能拒绝现代化的经济技术、1978年我们不能拒绝现代化的经济制度一样。把苏联这个西方世界的叛逆拉过来当靠山也没用。这个东方专制主义的靠山自个儿歇菜了。

  17. 另外,台湾是否独立的基础不是历史,也不是文化,而是台湾人民的意愿。有人总是用13亿大陆人民的意愿来代替台湾人民的意愿,这只能说是我们还没有学会尊重人的表现。如果13亿中国人说要统一全球呢?谁敢不答应?答案是,谁都敢不答应。

  18. 这问题是不可能辩得清的……自己觉得毫无问题的论证,在别人看来往往大有毛病可挑。

    比如说,谁来解释一下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问题?蒙古人可是我们好多爱国青年的意淫对象呐!怎么就分出去了呢?连个屁都没人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